乐窝网小说大全漫画推荐
Z 您现在的位置:小说推荐 > 长风锦夜林若溪小说免费阅读第19章 穿越之锦夜长风(出版:彼岸千缘)章节列表

长风锦夜林若溪小说免费阅读第19章 穿越之锦夜长风(出版:彼岸千缘)章节列表

2019-12-24 12:08:48来源:乐窝网作者:清清楚楚

《穿越之锦夜长风(出版:彼岸千缘)》主人公叫长风锦夜林若溪,是作者清清楚楚打造的穿越小说,目前正在快看连载。全文讲述了我本来是去帮朋友相亲的,却好死不死地穿到古代的天牢里,遇到一个被打得只剩下半条命的人......那个风华绝代的妖孽对他说:“我把这个臭丫头的命运交到你的手里。一条路是让她死,一条路是将她卖入青/楼,你来决定她的生死命数吧!”他为我选择了青/楼。分别在即,我对他说:“如果你没有被打成‘东方不败’,就去找我,我给你打八折。”他问我什么是“打八折”。我告诉他:“就是收别人十两银子,只收你八两。”

《穿越之锦夜长风(出版:彼岸千缘)》 第二章 夜行衣 免费试读

一人上前,象老鹰捉小鸡似的揪着我的头发将我拖了开来。我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疯了吧你,敢动本姑娘的头发,我今天刚烫的凌乱美,这下彻底成鸡窝了。

我拳打脚踢,被那人一把扔在地上。人摔到地上,头脑却清醒了。不对啊!我这是在哪儿?为了便于继续思考,我索性躺在地上,眼睛却叽里咕噜地四处打量。

牢房?没错,还不是现代的,连电椅这种高科技刑具都没有,落后!看看这群人,穿着黑色的长袍,披头散发的,哪有半分人民公安的威风凛凛,切,只能叫牢头;再看看他们手里拿的,没有抢,也该拿个警棍什么的,又是刀,又是剑的,还玩儿冷兵器呐!

我正在胡思乱想,众人分开,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如风摆荷叶似地扭着胯走了过来(男人?)。他穿着暗红色的锦袍,上面绣着团花,倒也生得五大三粗的,身量不矮。就是唇红齿白,怎么看都觉得他擦了粉儿了。虽然他没留胡子,但也看得出来,擦粉儿也是个擦了粉的大哥,不是大姐。

刚才揪我头发那个人,躬身抱拳(他是在作揖吗?)“禀马公公(怪不得,原来是个公公),抓住一名赤身露体的劫狱女子。”

我呸!长眼睛了吗?说的是人话吗?本姑娘这件Prada黑色吊带裙,是花了半个月生活费在地摊买的,老板拍着胸脯跟我保证是超A版的。

还是那位马公公识货,一手叉腰,一手伸着兰花指,翘着指尖依次点着他们,细声细气地说:“一群废物,你们懂什么,这是夜——行——衣!”

我倒!大白天穿夜行衣,我还真不是一般的脑残。

他继续操着他的公鸭嗓,摇头晃脑道:“你们再看看她脚上的暗器,戳身上就是个透明窟窿,指不定还抹了见血封喉的剧毒,你们没人破了皮儿吧!”

说得那群人都纷纷查看自己***在外的手脸。

我有必要介绍一下我自己和我这身行头的由来。我,林若溪,22岁,X大企业管理系的工商管理专业(高考志愿报错了,我原本要上新闻传播系,结果填了服从分配,就给拨到企管系了。众人都说我因祸得福,他们哪里知道我将面临的找工作的痛苦,谁要刚毕业的企管啊!)

这半年我忙着写毕业论文,考虑到毕业就失业的不容乐观的前景,我已加入了考研大军,日夜苦读。没办法,这年头,天上掉下块石头砸死八个人,得有七个是大学生,有个大本文凭,还不如过去的高小毕业含金量高呢!

事出的起因都是因为我同宿舍的天仙张(她自己封的),新交了个男朋友,据她说是个如假包换的青年才俊。别看她自诩貌比天仙,但是这孩子内心极不自信,总怕男友禁不住诱惑。于是想出个蔫损的主意。让我们一宿舍的女生扮成各具特色的美人,陪她去约会,细观察男友的反映,有没有色迷心窍,把持不住。

就这点,我早就批评过她了,感情不是这样试出来的。但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问我:“还是不是好姐妹?我找男朋友是冲着找老公的目标找的(前两次她也是这么说的),这可关系到我的终身幸福!你也不想看我刚结婚就离吧......”

算啦,最受不了她这一手,大学四年将我吃得死死的,我只当是为朋友两肋插刀啦!

后来连133斤吨位的肥燕都被她拉去作陪,说是万一男友喜欢杨贵妃型的,她好积极增肥。

那天,天仙张回来时很高兴,说她男友看到肥燕吃了双人份的套餐,脸都白了。

我很不厚道地打击了她一下,“是不是他想到要付账才脸变白的?”

太伤她自尊了,天仙张半个月没理我。到最后只剩我一个没做诱饵了。为了缓和和天仙张的关系,我答应最后一个出马。天仙张给我的定位是“狐狸精型”。把我愁得,一宿没睡好觉。

早上醒来,我梳着自己清汤挂面一样的长发问她,“仙儿啊,给我换个清纯玉女型的成不?”

“不行,可儿扮过了。”

“那精明干练型的也成。”

“苏苏扮的就是办公室诱惑。”

我咬咬牙,“小鸟依人型的总可以吧!”

一个枕头飞过来,伴着天仙张的一声爆喝,“我就是小鸟依人型的!”

“好好好!你依人,你依人,我是‘狐狸精’。”我只能认命。

我被天仙张押着买了一件全黑的吊带裙,细细的肩带,贴身的裙型,走路迈不开步子。她非说是我腿不够长,翻出一双三寸高的细金属跟高跟鞋让我穿上(就是眼下被当作暗器的这双)。这还不算,又押着我进了一家发廊,自掏腰包办了一张美发卡(算她有良心,没让我自己掏钱),跟发型师一通叽里呱啦后,将我长直发整成个梨花头。我看着镜子里一脑袋的草长莺飞,尖叫出来,她却眉开眼笑地说这是时下流行的“凌乱美”。美吧!现在成鸡窝了。

就这样,又给我化了个让人见了晚上能做恶梦的浓妆,那烟熏的眼影啊!猩红的嘴唇啊!临出门还告诉我,“记住,要半眯着眼睛看人。”

“是这样吗?”我虚起眼睛问她。

被她一巴掌拍在肩膀上,“别跟近视眼看不清似的。”

我晕!这“狐狸精”还真不是是个人就能扮的。

为了制造良好的出场效果,她让我单独赴会,地点是云景大厦三十八层咖啡厅。在她与男友聊过天,喝下半杯咖啡后,再施施然出场。

连走位和台词她都替我设计好了。我应该扭着模特步走过去,半偏着头,说一句,“对不起啊(此处声调上扬),我来晚了(此处拖长),都怪我坐的那辆宝马在市中心跑不快(其实我是打的去的,本来想做公交,可是鞋跟太高,没追上车)”!”

当我一瘸一拐地赶到云景大厦时,看看表,已经过了十分钟了,按开电梯,低着头就冲了进去......结果,就到这儿了。

标签 

最新推荐

Copyright © 2017-2018 www.625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乐窝网 版权所有

投诉联系:sanxiafe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