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窝网小说大全漫画推荐
Z 您现在的位置:小说推荐 > 邪王的出逃王妃无广告-翁昕云韩士州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邪王的出逃王妃无广告-翁昕云韩士州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2020-05-23 02:00:06来源:乐窝网作者:佚名

精品好书《邪王的出逃王妃》是来自佚名著作的古言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翁昕云韩士州,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世人都说青炎国的越凌王容貌无双却又冷酷无情、喜怒无常,连青炎帝的面子都敢驳。可这样一个男人偏偏看上了那个敢和太子退婚的翁家的废柴三小姐。可韩士州八抬大轿把翁昕云娶进王府不过三日,这废柴小姐居然就服了龟息丸假死逃出了王府!韩士州说行,你敢跑,我就敢追,不管你跑到哪里,你都是本王的王妃!

《邪王的出逃王妃》 第16章 参加大比 免费试读

因为隔得远,两人都看不清对方眼底的情绪,但翁昕云不用猜也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韩士州将她耳边的秀发温柔的绕到而后:“她自己要求的,说是要证明自己的能力。”

他从来不是什么自大的人,虽然翁雨烟并没有被他放在眼里,但私底下他一直让人关注着,免得狗急跳墙做出什么来,他担心会伤到自己的娇妻。

翁昕云微愣,疑惑的看着他,只听韩士州说到:“翁雨烟的肚子还在。”

翁昕云诧异,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翁雨烟所在的位置,因为隔得远,她也看不清她的肚子,但韩士州的话绝对没错。

“这事儿帝承季知道吗?”帝承季知不知道就代表了这件事的两个意义。

如果知道,他却允许了翁雨烟这么做,是不想承担亲手杀了自己嫡子的罪名,毕竟青炎国的皇子不止他一个,他还有不少竞争对手,只是韩士州是其中最难对付的而已。

如果不知道,翁雨烟却没有利用这一点得到帝承季的原谅,那就证明她需要一个替罪羊。

不用说,翁昕云就知道这个替罪羊百分之百是自己。而后面这一个猜测她觉得可能性大些

对于她的问题,韩士州当即就肯定了她的猜测:“他不知道。”

翁昕云撇了撇嘴:“你觉得我跟翁雨烟对上的可能性有多大?”

韩士州抿唇:“你希望有多大?”大比的对手都是随机的,翁雨烟能安排,他自然也可以。

翁昕云耸了耸肩:“人家主动送上门来,我哪有不接的道理?”

想在众目睽睽之下陷害她?翁雨烟是忘了上次的教训了嘛!

韩士州失笑,倒也没说什么。他一直都给她绝对的自由,其实很多时候她不需要这么累的,可他知道,这丫头必须要成长起来。

只要她自己可以,不到万不得已他都不会插手,这是他对她的尊重。

两人在这里交头接耳的说着,身边除了暗一没有任何人在,连银笙都呆在下面等着一会儿的大比,所以看着这两人就是在撒狗粮秀恩爱。

对于别人的注目两人并没有在意,韩士州倒是来看了一眼高台上的位置,说道:“今天三族的人都会来。”

翁昕云也抬头看了一眼那边。每年的大比三族的人都会来,有时候连圣殿都会来凑凑热闹,但韩士州这么说肯定有其他意思。

她转过头来,直接问中了要点:“翁家来的人是谁?”

韩士州:“翁天释。”

翁昕云微愣,并没有接话。算起来翁天释算是她的亲爷爷,可是这些年他都在闭关修炼,将翁家交到翁霆雷手里,对她和哥哥不管不问。

就算这些事情他不知道,可当年翁霆雷陷害爹娘的事情他又知不知道呢?

韩士州也知道她的纠结,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安慰性的捏了捏。

翁昕云抬头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笑容,刚要开口,就见那些导师陆陆续续的走了过来。

一见到她,吴炎当即就是一脸的横眉竖眼的跑了过来:“你怎么呆在这儿?”

翁昕云挑眉:“本王妃跟着自己的相公走,不可以吗?”

吴炎气结,整个学院就只有这丫头一个人是成了亲的,因为学院有规定,成亲的人是不能进学院的。

偏偏这丫头是进了学院之后才成的亲,而学院又没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在校期间不许成亲,只是大家都这么默认了而已。

见他这幅模样,翁昕云忍不住吐了吐舌头,一脸得意,却是转过头来看向了韩士州:“我下去比试了。”

韩士州点点头,完全没有要理会吴炎的意思。

这老头儿前些日子美名其曰训练,却是在虐待自己的小妻子,这件事他可是记着的。

对于这俩夫妻的态度,吴炎是满肚子起没处撒,只能一甩袖回了自己的位置。

翁昕云刚找到沧溟学院的位置,高台上,苏东云就带着一群人走了上来。

其他人翁昕云倒不认识,费逸琳她却很熟悉。想不到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她竟然还会参加此次大比,还是以评委的身份。

除了她,翁昕云谁都不认识,但翁家的位置坐着的人她却大概猜出来是谁了。

她没见过翁天释,或者说曾经见过,但是现在都不记得了。

翁昕云撇了撇嘴,也不在去关注那些了。而她刚转过视线,翁天释就望了过来,眼底闪过莫名的情绪。

在苏东云的一番客套之后,大比正式开始。

因为参加的人数众多,所以一共设了整整两百个擂台。

比赛规则很简单,上了擂台之后对手任意选择,只要连胜五局就晋级。

这一点也算是一个大挑战,毕竟对战双方是没有等级限制的,只要你想,越一个级挑战都没有问题。

第一轮比试时间为五天,在这五天里只要连胜五局,无论什么时候上台都可以,次数不限,但要求只能是点到即止。

这种情况下一般最先上台的最吃亏,翁昕云虽然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晋级,但她并没有急着上台,毕竟前些日子太张扬了,她还是得收敛一点。

银笙也不傻,她找了一圈之后就来到了翁昕云身边,乖乖的站在那儿等着。

翁昕云看了看她,压低着声音问着:“银笙,你现在是什么等级了?”

银笙道:“前天刚到橙阶二级。”说这话的时候她还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太满意,毕竟她家小姐现在都是黄阶九级了。

翁昕云也看出了她的心思,不由伸手戳了戳她的脑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现在的进步太大,小心基础不稳。”

银笙吐了吐舌头:“放心,我知道的。”这话无王爷也给她说过,她当然知道自己现在的进步已经算是大的了,她只是想想而已。

翁昕云也了解她的性子,倒没多说,而是懒懒的伸了个腰:“这些不是都没什么意思,咱们后天再来吧!”

前面上擂台的人都不会是什么厉害的,真正谨慎有实力的人都会保留力气在后面上台。

她这一走,韩士州自然不会再留下来看这么无聊的比试,当即就直接起身离开了。

这样的比试一般苏东云这些人都只需要露个面而已,倒是吴炎他们这些分院导师要留下来坐镇。

翁昕云本打算去找颜冰的,但她半路却被人拦了下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刚离开比赛场的翁天释。

“有事吗?”面对他,翁昕云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似乎只是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一般。

翁天释面色看不出喜怒,他看了看周围,说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

说完,他就直接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了,走了两步还回头看了她一眼。

翁昕云犹豫了一下,却是抬脚继续往自己刚才的方向走去。

无论翁天释对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当年翁霆雷陷害爹娘是事实,而他什么也没做也是事实。

翁天释见她这样子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一声长叹,无奈的摇了摇头。

虽然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局面,但真的面对时他又难免会感到失望。

银笙自始至终都把自己当一个透明人,默默的跟在翁昕云身后,但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担忧的。

如论如何,翁天释都是小姐的亲爷爷,就算翁霆雷不足为惧,但这位也算是翁家的长辈,除了老祖宗,翁家谁也奈何不了他。

小姐这般不给颜面,她是担心若是翁天释怀恨在心怎么办。

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犹豫,翁昕云转过头来看着她,浅浅一笑:“别担心,你家小姐心里有数。”

银笙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小姐要做什么,但她总是相信小姐的,小姐的笑容永远都会给她带来自信。

翁昕云刚要说什么,却见后面走上来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轻声一笑:“看吧,这不就是跟上来了吗?”

银笙回头,只见翁天释快步走来,脸上依旧是紧绷的脸色,倒也看不出怒意。

翁昕云站在那儿等着,待他走到面前时才开口:“有什么事儿就说吧!”

周围没人,这一点她刚才就知道了,所以才会站在这儿等着他。

翁天释蹙眉,他看了看周围,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你难道不想知道当年的真相吗?”

“真相?”翁昕云冷笑,“不知道您老说的是当年翁霆雷陷害爹年这件事,还是指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孙女被人欺负十几年却不闻不问这件事?”

翁天释一噎,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良久才无奈的开口:“是书贵妃跟你说的吧。”

翁昕云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见此,翁天释才缓缓说道:“当年的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可翁霆雷再怎么也是我的儿子,我能怎么做?”

手心手背都是肉,他难道还要亲手杀了二儿子来给大儿子报仇?

翁昕云也知道他的无奈,但知道不代表能理解,毕竟当年受害的人是她的父母。

翁天释叹气:“郧儿说你的灵魂被送去了异世,让我在你回来之前都不得插手任何事情,我只能选择闭关来逃避那些事。”

但他没想到的是,翁霆雷竟然会这么对待自己的亲侄女。若不是这次翁玄康的死,他或许还不会出来。

翁昕云没有开口,她也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翁天释。

标签 

最新推荐

Copyright © 2017-2018 www.625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乐窝网 版权所有

投诉联系:sanxiafe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