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窝网小说大全漫画推荐搞笑动图
Z 您现在的位置:小说推荐 > 小妻太甜:神秘老公花式宠大结局-阮沐沐慕少野免费阅读

小妻太甜:神秘老公花式宠大结局-阮沐沐慕少野免费阅读

2020-08-01 20:02:41来源:乐窝网作者:顾火火

精选热书《小妻太甜:神秘老公花式宠》是来自作者顾火火最新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阮沐沐慕少野,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父亲在工地摔断腿,男友弃她而去,阮沐沐无奈之下与陌生男人意外纠缠。 所有人都嘲笑她,乡下丫头找了个穷酸老公,天生一对。忽然有一天——传说中杀伐果断、商业霸主的慕氏太子爷在媒体公开露面,身边站着他们都看不起的乡下丫头,所有人都崩溃了。阮沐沐气鼓鼓地指着他怒道:“说好的一穷二白,工资七千五?大骗子,我要和你离婚!”俊美不羁的男人低声耐心地哄道,“老婆别生气,小心肚子里的宝宝。”

《小妻太甜:神秘老公花式宠》 第1章 免费试读

偌大的总统套房,漆黑一片。

阮沐沐不安的坐在床上,眼睛上蒙着一块黑布,什么都看不见。

“第一次?”

阮沐沐看不见说话人的脸,但从这充满磁性的声音可以听出来,这个人应该很年轻,长得应该也不赖。

可是为什么要蒙着她的眼睛,是怕她看到他的长相吗? 

一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就要给这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阮沐沐身体紧绷,内心充满了不安。

手心有些出汗,甚至萌生了几分退意,可一想到爸爸还在医院等着钱做手术…...

要是错过时机,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她按耐住自己紧张的心情,心一横,挺直了腰板说:

“你要做吗?做的话就快一点。”

慕少野眉头微挑,视线从她慷慨就义的脸蛋移到她不安搅动的手指。

磁性的声音再次淡淡响起:“自己脱。”

阮沐沐听见男人再次发话,心里想着速战速决,既然已经来了,就没什么可矫情的。

她一咬牙,反手拉开裙子背后的拉链,一起身,白色的连衣裙掉落在地上。

女孩的肌肤白净,吹弹可破。

慕少野盯着她消瘦的肩膀,锐利的眸子暗了暗。

男人长臂一伸,将阮沐沐捞进怀里,丢在了床上,欺身而上。

阮沐沐闻到了他衣服上淡淡的香味,像是不知道什么牌子的洗衣液味道,她摸到男人结实的胸膛。

这一刻,阮沐沐又开始打退堂鼓。

男人突然低笑,略带薄茧的手掠过她的皮肤,痒痒的。

这是阮沐沐第一次和男人做这种事,奇异的感觉让她浑身战栗。

别人都说这种事很快乐,可此刻,阮沐沐才知道,都是骗人的。

好痛!

痛得她哭了,眼泪把蒙住眼睛的布都打湿了,她后悔了,她挣扎着想要推开男人。

“不要,我不做了,你放开我!”

男人扯开自己的黑色衬衣,扣子飞的到处都是,小麦色的腹肌上布满了细密的汗。

慕少野掐着她的腰,低低地吼道:“别乱动!”

“好痛......”

阮沐沐胡乱挣扎,指甲划过男人的脖子,带出几条清晰的抓痕。

“嘶——”

男人似乎迟疑了一下,他沙哑地问她,“怎么,后悔了?”

男人声音压着怒气,令阮沐沐为之一愣,失去的理智也逐渐回笼。

后悔?

她不能后悔,爸爸还在医院,她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绝不能前功尽弃!

她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她眼睛的黑布就被摘下,紧接着,她感觉自己的手被绑了起来。

下一秒,阮沐沐眼前一黑,瞬间失去知觉。

......

阮沐沐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她动了动身体,就像是散了架一样。

几点了!?

阮沐沐睁大眼,一咕噜从床上坐起,手腕居然被黑布绑着。

她不知道昨晚后面发生了什么,却也没时间去想。

她用嘴解开布条,手腕已经被磨破了皮,身上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淤青。

没想到她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

可是阮沐沐来不及伤感,找到自己的背包,翻找出里面的支票。

支票还在!

昨天,为了筹钱给爸爸交手术费,她去了伯爵娱乐会所。

或许是运气使然,她遇到了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

那人给了她五十万的支票,带她来了酒店,告诉她房间里有一个男人。

但她不能问,不能看,只要做完,钱就给她。

阮沐沐轻轻叹息,现在这些有钱人,都喜欢这么玩吗?

她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拿着卡跑出酒店。

打车来到医院。

阮沐沐找到林医生,把卡塞到他手里,急切地说:

“医生,我有钱了,请您抓紧时间帮我爸爸做手术!”

林医生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刚开完会就被这个女孩拉住,看了半天才想起她是谁,又把卡还给了阮沐沐。

“你去前台缴费吧,手术昨天晚上已经做了。”

“谢谢谢谢!”

阮沐沐对林医生不断鞠躬,眼泪在眼睛里直打转。

“不用谢。”

林医生看着这个女孩,眼里闪过一抹怜惜。

昨天晚上送来一个在工地被水泥砸断腿的建筑工人,左小腿神经肌肉全部坏死,需要马上截肢。

可这女孩全身上下加起来也不过才五百块,远远不足以支撑手术费以及今后的治疗费用。

林医生到现在都还记得,昨晚那女孩跪在地上,拉着一个又一个的医生和护士恳求救自己爸爸的场景。

最后林医生动了恻隐之心,答应先给她爸爸做手术,第二天再补齐手术费。

其实手术费只是次要,最重要的是手术后高昂的疗养费。

他能帮一时,却帮不了一世,后面凑不齐费用也是徒劳。

所以才给了她一晚上的期限。

没想到这女孩居然真的凑齐了。

阮沐沐去前台缴费,手术费以及一个月的疗养费,加起来总共是五十三万。

卡里的钱,一毛都没剩。

还差了三万,昨晚到处借的加上东拼西凑了两万五,可还是不够。

阮沐沐还在上大二,过两天是期末答案。

爸爸这一个星期都需要人贴身照顾,请护工最便宜的一天也要200块。

阮沐沐哪里拿得出来?

爸爸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她可以考上一所好大学,毕业后找一个好的工作,这也是阮沐沐的梦想。 

可偏偏这个时候遇到了这样的事,难道要放弃答案吗?

阮沐沐坐在医院的走廊上,埋头哭了起来。

哭完了,阮沐沐擦干眼泪,来到了爸爸的病房。

床上躺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手上挂着吊瓶,还没有醒过来。

她坐了一会儿,手机忽然响起,一看是室友周淼淼打来的,她赶紧去外面接电话。

“沐沐,你赶紧来西龙街!”

周淼淼声音急促,十分迫切地催促道:“快点!”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出大事了,你赶紧来吧。”

阮沐沐一愣,以为是周淼淼出事了。

她看了眼爸爸还没醒,便赶紧去了西龙街。

......

此时,龙城西部处的秘密基地外。

慕少野坐在车里,对着镜子反复观察脖子上的抓痕。

齐宴州抱着一堆文件上了车,刚要开口,就看到了慕少野脖子上几条抓痕,他惊讶地问:

“三哥,你脖子怎么了?”

标签 

最新推荐

Copyright © 2017-2018 www.625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乐窝网 版权所有

投诉联系:sanxiafei#gmail.com